欲语还休

我越来越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别人。

过去我说在这里不需要掩饰。后来还是因为种种原因,隐晦了很多。

我始终认为,人的感情是有限的,用了一些就会少一些。

去年年底的时候,面筋介绍了一个姑娘给我认识。当时我在北京出差,现在把我工作笔记本翻倒最后一页,还可以看到上面的姓名、电话和工作。第一次发信息过去,后来知道那天是她生日。之后开始不疾不徐的接触。我称之为yy。

一开始和yy相处,感觉轻松,共同点不多,但可以说话的很多。但是一分开后就没声音没图像了,这一点让我很难受。

我问过小鱼,问过33,同是摩羯座;问过丫丫,对星座了解;问过面筋,那个姑娘的意思。被我骚扰的人知道,那段时间我的状态。

我问面筋,我是不是在这里有表达出对小麦的放不下?因为被问到。我所表达出来的是,对过去因为我的原因造成的遗憾的回忆。属于过去。

我不知道现在除了面筋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贱高知道有个人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不公平;我也不知道在这里我没有对存在这样一个人做过什么说明是不是不公平。我想我前面做的一系列的铺垫,无非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将这个人带到我的生活圈子。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于我在乎的人,心里都有属于他们的独特方式,用于对他们的感情表达(看到的人请不要问我,你是不是那个人)。我对yy的表达方式是在google日历上根据时间记录相处的过程,等到有那么一天,按时间倒序或顺序做一个keynote,在婚礼上展示我们的故事。

其实文字是很假的东西。每个人看同样的内容所了解出来的东西可以完全不一样。所以现在我很少什么正经事是通过文字来表达。就比如上面的内容,每个人看了会有自己的想法。也许面筋会质问我,我对你好你都看不到,就看到高二对你好。

所以,也许我该闭嘴,也许我该继续。

Related posts

发布日期:
分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