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山遍野的软文

应该不是叫枪手。

像什么西祠了,house365了,上面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各种各样的广告。官方的,私人的,软的硬的。真没劲。

所以我现在基本都不去看了。特别,没有特别,西祠那些版,不说了;365上么,也不说了。

还是8080好,没那么假。

Related posts

国庆这几天

2号回去的路上看到两起车祸。联想到我们公司以及同学朋友考驾照的经历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面筋说他以后遇到斑马线会让行人。如果这样很好,但愿不是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不信?等到时看吧。
那种:“我今天喝了点酒开车了,以后再也不了 ”的想法还是不要用了。人一旦有了开始就不会结束。所以,我对面筋说的一点一点都没乐观的看法。想还击,用行动证实吧。

昨天荃哥结婚。话说当年我们在江北艰苦奋斗了几个月,最后我落荒而逃,而他还在m公司待着。5年了,真不容易。
更不容易的当然是成婚了。我记得某年的时候他还在spaces上纠结于和某个姑娘之间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婚了。不管怎么样,总是要祝福的。
200平的豪宅,咳。
我承认我很八卦,差点没忍住问他和新娘子是怎么认识的。

昨天来的他们班的同学我基本都认识,当然名字么,……。
很意外的是他们大多认识我。我觉得我在学校里很低调很低调了。

看到妈妈精神还不错的样子,心里宽慰一点。我知道他们为了我付出太多,每次从小时候想起都会忍不住想哭。
而那颗跟着我一起长大的不知名的植物,终于在枇杷树被砍掉后开始长高了,比我高多了。
小堂妹也长大了,比过年的时候好像没那么调皮了。

2号下午小姑也回去了。和过年一样,人齐了。当然,二叔不在了。

昨天走在解放路的时候,感觉到了陌生。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