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批评一下面筋

事实上,回忆过去的时候我能很清晰的看到我的天真、无邪、幼稚、无力、挣扎、脆弱。

当然可以选择性记忆。

仅仅因为当初不经事就否定了么?

我觉得有天我可以面对任何时候的自己的时候,那个时候才真的可以释怀。

当然可以选择性记忆。

就像你的签名,选择性记忆和模棱两可的冷静,是不是可以认为是等同的。

任何时候回看过去,都会不满意。那是不是全失忆?

我是觉得,只有直面自己,才是真的面对。

往年今天...

Related posts

作者:joyong

人山人海,边走边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