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08年无非就是大雪了。

还有就是我神经病一样的去学会计。

这一年出差较多,不知道哪是哪了,就记得7月份在武汉待了一段时间,年底去了次广州,北京就不说了。

过年后好像放了高二一次血。好像也是第一次碰面。

4月的时候高二把小米拉到群里,认识了小米。

年后买了手机,现在还在用的E51.

在十月我决定不继续学会计的时候,和小麦的感情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不管是因为什么。国庆回来就去了北京,没时间沟通。
所以有时候我想,如果工作很严重的干扰到生活,为什么还要继续下去呢?
后面的发展就变的让我无奈,以及无力。

事实上,我发现,越靠近现在,我越回忆不了。

然后就是不老歌休眠。

以后补充吧。

Related posts

2007

2006-2007鸡鸣寺撞钟图:
鸡鸣寺钟楼

元旦回家。家后的竹林:
竹林 | bamboo

元旦后办了宽带。

我记得05年末二叔回家的最后一天和我说,要我以后要照顾我堂弟。

二叔走的时候我老想起小时候我说要去找妈妈他拿扁担吓唬我的时候。
最近二十年 我没见过家人离开。而一年时间,外公,二叔先后离开。我那段时间非常低迷。
上面的第二张图的最左边,后来二叔就生活在那里。

然后就是我和小麦在一起。
后来小麦说我也不送她回家了。人是有惰性的,所以说,一定要从一而终。
3月底去苏州玩。
然后小麦去了新疆。回来后到了11月开始了现在这家公司的工作。

我发现我在前面的回忆中忘了一个人,凌迟。
05年底的时候,某天她学车回来请我吃了顿饭。饭后去玄武湖走了走,然后去小莱打工的某个苏果见了小莱。
要说以前我胖子没好感是因为他老碍着我和面筋和小莱玩,和小莱喝点酒和我们罗嗦半天;这一天他说的话让我对他彻底没好感,原话不记得了,大意就是凌迟长的怎么怎么。如果从他角度来说也没什么,毕竟也是不认识。

然后好像这一年我为了拯救贱高,又开始了wow。成功将他拯救,然后我们删号了。
然后又玩了。 直到现在。

这一年去了北京2次。
然后认识了瑞瑞。在崇文门的地铁站会师。

好吧,这一年我换工作了。6月20合同到期没续签,离北京奥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那天来到了现在这家公司。
嗯,我就是这样。没一个工作是骑着驴找着马的。性格有关吧。如果哪天我要离开这家公司,可能还是会先离职,虽然经济上的压力在。

一提到现在这家公司,我立马有了回忆了。
这一年,去了杭州一次,早出晚归。去了烟台一次,一星期吧。去了北京,除了上面的前一份工作的两次,还有若干次,不记得了,总计大半个月到一个月了吧。

年底的时候和小麦去了西塘。

Related posts

2006

好像没什么可回忆的。

整个一年想不起来有什么有印象的事。

好吧,我不得不去翻记录。于是发现我错了,去不老歌的时间是这一年,不是05年。

补充一下05年,办了信用卡。招行和深发。招行今年换卡了,深发早销了。

鉴于这一年好像确实没什么事,我就不按顺序了。

最多的就是看碟了。因为年初搬到雨花台后就没了网络。我记得大部分韩剧我就是在这一年看的,好像美剧,24小时的前5季看的我昏天暗地。

然后我和面筋经常夜游。我老挑逗他,他老和我说他女儿怎么样怎么样,于是有一天他被我逼急了,给了我一个QQ号码,说剩下的就你自己的事了。
是的,我和小麦就是这样认识的。

年底的时候我要搬到贱高那去。好像每天地铁的时候会看到一个姑娘,是我喜欢的类型,和我同在鼓楼下。不过我也就看看而已,没搭讪过。等搬到贱高那后其实蛮后悔的,应该认识一下。后来就淡忘了。

在告别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和小麦见面吃饭电影鸡鸣寺。

我扫了一下,发现06年的主题差不多就是游戏,电视剧,世界杯,互联网相关。感觉和高二差不多,不同的是,我不会盯着网易骂,我是看到什么骂什么。

看到这一年最后一天我的记录:

2.25,回家.看望外公.我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对于病痛,只能无奈.

2.27,到南京12个小时.凌晨被电话弄醒.手机不适时的没电了.早上得知外公走了

2.28,回家.

3.35,浙江.横店,杭州.看到西湖.

4月,去江浦老山.最后的晚餐.

应该也是这个时候,小不点来南京了.

6月,很多人毕业.

9月.大姨来南京看病.我再次感觉到绝望.

9月或10月,腿子工作了.此后不长的时间里,小伙子得了职业病.整天看到电梯就说这个这个怎么样.言必提奥体.奥体是他家,他爱他家.

10.29,数年来第一次爬紫金山.轻松到顶.

10月,卞蛋同学他们决定买房.

12.3,dc到手.开始乱拍自拍偷拍得行当.

12.15,卞蛋生日加乔迁之喜.喝了不少.

12.16,大姨回家.

Related posts

我要批评一下面筋

事实上,回忆过去的时候我能很清晰的看到我的天真、无邪、幼稚、无力、挣扎、脆弱。

当然可以选择性记忆。

仅仅因为当初不经事就否定了么?

我觉得有天我可以面对任何时候的自己的时候,那个时候才真的可以释怀。

当然可以选择性记忆。

就像你的签名,选择性记忆和模棱两可的冷静,是不是可以认为是等同的。

任何时候回看过去,都会不满意。那是不是全失忆?

我是觉得,只有直面自己,才是真的面对。

Related posts

为什么要写十年

除了我自己闲的蛋疼没事回忆。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给过去现在将来的人看的。

要了解我的前生今世未来的人就可以直接通过这个《十年》来了解了。可以选择性的选择一些了解,一些我平时不会说的东西。

嗯,这么说,这是给有些人回忆的。

靠,那我还回忆干嘛。

Related posts

2005

还是回忆的好,没那么多馒头的事。

05年,当然就是搬家了。
这一年我换个N个地方。
和贱可租的那个房子到期了,昔昔说他那空,于是我搬去了。年后,我又跑去苏州。然后又回来,去混了卞蛋那一段时间,然后去司徒那混了一段时间,然后牙牙说她家房子可以住,于是搬。然后临过年的时候司徒说房子到期于是我们一起又跑到雨花台租了。从刚租的到雨花台,我和司徒来了个轮回。
要感谢夏总,贱高。帮我搬家。除了搬到雨花台那次,其他都是他们帮忙的。

我知道有人对苏州那段时间感兴趣。
忘了为什么要去苏州的。好像是因为什么事,不想待在南京,但具体什么事不记得了。于是和默默联系了一下,就投奔她去了。那段时间,我得说,第一个我很傻,第二个默默蛮苦。
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就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谈不上好坏。
所以,前段时间提到苏州的时候我堵了一下。

然后回南京,得知昔昔有了个男朋友。 然后就热恋了。

回来后去卞蛋那混住的,因为之前去苏州的时候和昔昔说不回来了。直到去牙牙家,中间这段很混乱。

我记得有天小莱说出来玩,然后跑去南理工聊天,好几个人,我就记得面筋。后来好像又来了几个人,其中之一是小莱把版主丢给她的。
好像是小莱不想干了,和我当时类似想找个人接手。
我的记忆好像出现混乱,到底是那天后来去我那喝酒的,还是小莱他们先搞活动的?
总之后来那天一群人跑我那喝酒,后来我把卞蛋拉过来。和面筋三个人搞到好像5、6点。我躺了一会起来去招聘会了。

刚刚经过面筋确认,这喝酒的事是在他们搞活动后。
那么说说活动的事,起因不详过程不详。就是当天我人去了,和面筋联系的,小莱以为我在苏州。
我只是想做个观众。
是的,我很开心,她做了我想做的事却没做的事。当然,活动内容我持保留意见。
当天遇到了很多熟悉的人。

应该活动后版主就给了一个小姑娘。然后之前说的事就因为是小姑娘接手后有人不服,然后小莱安慰指导。
嗯,时间线对上了。

之后我好像和小姑娘联系较多。出于对版的多年的感情,不想这个破版就这么呜呼。
之后我就和破版渐行渐远。

嗯,在牙牙家的前段大概3个月时间是我最昏暗的时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做什么。有时间我会看看记录,看看这段时间我都是怎么度过的怎么想的。

然后6月我去了一家SP公司。人际关系什么的都还不错,也认识了花花,现在也有联系。下个月该生小孩了。当然,我对她结婚不告知表示愤慨。

然后好像是6月或是7月的,应小洁同志给了我个不老歌的邀请,于是投身不老歌。说到这,在同年在昔昔那的时候我投身MSN空间,认识了糖冉冉。在开了不老歌后,停止MSN空间更新,结束了一段生活。

整个05年对于IT圈来说变化蛮大的,比如土豆,豆瓣等等好多现在熟悉的网站都是那个时候开始搞的。

ps的是,我前段时间说我陪人去做过人流,也是在这一年。当然,不是我造成的,只是这种感觉很奇怪。当然,其实也没什么,当对方都不在意现在可能都想不到的时候我在这边瞎感慨什么。只是心疼我当时一穷二白,辛酸。再次感谢萝卜,虽然她现在又和我杠上了。

Related posts

昨晚和小莱聊天记录

嗯,是我比较抑郁。于是我在饭否上发了“抑郁”。这个词出现了好几次了好像。

吃饭的时候我短了小莱一下,问晚上有没有活动。初衷是想问问关于她家那边房子的问题的。

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扯到过去了。

具体的很琐碎。但我从中得到很多启发。

比如那段关于南京人的想法。其实我可以理解。我也说了,我就是很单纯。
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说单纯。这说明什么了呢?

关于物以类聚,我们都笑。

我第二次说,不成功便成仁。就像小不点所说,孝顺不是放在嘴边的。
如果自己找不到幸福 ,与其让家人着心,不如让别人给自己找。
我也相信,下面谁和我讨论这个问题,我还是这么说。

不可避免的谈到了那个破版。
这是我故意的。因为我最近在回忆。
她说他选择性失忆了。
我说了一些之前一直放心里没说的事。当然,后来觉得这样不太好。有点打击她,我的感觉。

我从没像现在这样反复。
这种你似乎看得到前方但是却看不到路的感觉,让我感觉在自己在剧烈的消耗自己。

我觉得我就像是鱼缸里一条鱼,起初很有活力的跳啊撞啊,以为会有突破,结果慢慢的妥协,最后没想法了。

也许是我太乐观。

Related posts

又是一年帐篷会

在豆瓣看到

没想到都过去两年了。

我估计人也越来越少了。

不经意的,发现其中居然有我的一个头。

还有就是,我发现我陷入了一个悖论。

ps,直到昨晚,我似乎明白比如像小莱那样的抽烟的人。

ps,夜里梦到一个我很讨厌的一个人。发可。

Related posts

SNS的力量

该死的牛总,在我qq上留言。
又怪我太聪明。

珍惜生命,远离SNS。

以后详述。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