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

转眼都过去了5年。

2004年实在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当然,事实上,每一年都记得纪念。

接着2003。

过年过的很纠结。据说这段时间那个破版被他们冲到了大胡同口。好吧,我恶俗一下。
好像也是这个时候,我决定年后把版转交。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先是和小莱沟通,让她在3版适应了一下。嗯,我是出于私心,让琉璃在二版。
于是年后的2月底,我恶俗的煽情的发了一贴,以公告的形式。内容是转交版给小莱,形式是寄托我对琉璃的情感。好奇的、知情的人也不要去翻老帖了,翻也翻不到,在某年好像是夏总还是谁的在一个多事之秋的时候把我那张贴顶上来,然后被当任版主放到广告区去了。我被拉黑的时候都没气,这事让我怒了。mmd,不过怒也没用啊。

我不知道现在小莱对我是不是还有怨念。我得承认,我把她推到了火炕。好在,她的坚韧让她成了伟人。也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之后的破版的事就和我没关系了,下面就不回忆了。
嗯,我说的就是3,4月期间的混战。那个时候我好像跑去高新区了,所以不知道具体情况。总之,结果就是分崩离析。真是漫山遍野的馒头。

然后记得不很清,大概就是包夜啊,CS啊,魔兽啊。噢,对,这一年WOW公测了。我的人类74停留在闪金镇后我就没玩了。
还有就是那个谁和淡淡分手,我安慰。

然后大夏天和贱可两个人游走在灰色边缘,到处帖租房的条子。
然后同居了一段时间,他去XX电厂学烧烤了,据说现在手艺精进。

然后好像就认识了面筋。有时一起回忆的时候他总是说我骗了他。
嗯,认识他是个值得纪念的事。除了没事可以夜游南京、喝酒吃肉,也因为他认识了小麦。
说到这,我想到百姓烧烤了。等哪天都在南京的时候一定要去。

然后好像我从高新区跑到了东大影璧开始为祖国的KTV时间做贡献了。 没多久我就辞了,觉得太累。到底还是年轻。
说到这个,我得感谢萝卜。在我没有经济收入的情况下借我钱付房租。
好像前面没回忆到萝卜的出现。好像是在西祠腿子的版里认识的?哪一年?可能是03年。不想翻记录了。
当然,期间比如我的脚崴了请假休息。(说到这个想起来了,03年的时候一个雨天我同样是在路牙上走,滑倒,眉头破,缝N针) 我和淡淡开玩笑说我要吃鱼。然后她过来给我做鱼。然后有天她说要过来用电脑,做什么不记得了。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我当时放不下对琉璃的感情,所以,……
当有一天我放下的时候,没有人会等着我的。
我觉得 这些对我都有所触动,让我有所改变。比如现在我不会纠结。
其实我还是在纠结……这是天生的。

有些事有的人知道,也有的事没人知道。我之所以记录下来,肯定会被人看到,对于我来说,一个对互联网如此没有信任感的人,要记录下来实在是不容易。确实,我想了很多才决定下来。
免得老有人说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说。

Related posts

疯了

好了,电话不要打了。

我爸打过来了。说:xxx;奶奶接着说:xxx。

早上看《入敛师》,说,我们回乡下去,妈妈留下的房子不要房租。

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看房子。

好吧,现在不是腹背了,现在是3面。

Related posts

历史

早上按照上班时间被闹铃搞醒了。

起来晃了晃,没事做。又继续睡。

醒了还是没事,就到处跑跑看看房子,看看照片。

然后我突然想到当年默默低潮的时候,琉璃和她走的很近。

嗯,没了。就记录一下。

今天端午,晚上要打电话回去。
可是,要不要说?

Related posts